YOU'D

自產滯銷,我還有很多努力空間。

火影北冰洋居民。
灣家;無CP向Normal Ending愛好。
旗木朔茂大男神!
私訊我或留言,我會很開心!!!!!!

野望是小說寫得像看電影,朝著出本目標努力中,精煉語言。

發誓要先交出47篇文章才能出火影坑(剩46篇。
義務填/挖坑但目標先把點哏還清:3

唯一支持朔茂低馬尾。
無聲無息是我邊釀造下一波故事,邊跪著把坑填完(。

鬼白白鬼無差清水短打

百萬年綿長的記憶交織在一起,如同蛛網上綴飾著清晨凝結的露,微微透著晶瑩的光。

偶爾白澤會想起很久很久之前零碎的瑣事,比如最初這世界猶仍處於混沌時,山頂洞人滿洞穴跑的時候;時間再往「現在」拉近一些,有已然成型的宗教輪迴上下三界──悠長的時間巨河之於白澤,也僅不過是昨日今天往返迴旋的堆疊。

泰半當下覺得珍貴的事物會隨著時光沉澱終至朦塵,僅在偶然重獲新生;也有幾縷回憶畫面總是清晰,不屬於存在樓閣裡任何一類。

不知不覺鬼灯這名字已伴隨白澤多年,如同無形的刻痕深入脊髓──只是不知道再下一個明天、下下個星期、明年、甚至跨過數世紀,這鎖鏈會不會繼續綑綁囚人;而囚人成為牢籠裡的一部分。

從和還是丁的鬼灯第一次相遇,到之後的口角爭執、每一次暴力相向‧‧‧‧‧‧這些全是白澤如數家珍的回憶。

有人會問白澤:「您背負這麼多回憶不是很痛苦嗎?」

白澤只是笑笑。

時時刻刻;分分秒秒。

──從來,他都沒忘。

END.


我想說鬼灯掛了.......((喂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