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D

自產滯銷,我還有很多努力空間。

火影北冰洋居民。
灣家;無CP向Normal Ending愛好。
旗木朔茂大男神!
私訊我或留言,我會很開心!!!!!!

野望是小說寫得像看電影,朝著出本目標努力中,精煉語言。

發誓要先交出47篇文章才能出火影坑(剩46篇。
義務填/挖坑但目標先把點哏還清:3

唯一支持朔茂低馬尾。
無聲無息是我邊釀造下一波故事,邊跪著把坑填完(。

浮生_單元劇 旗木朔茂POV (完)

:忍者之於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日常(

:单元剧。单章可视为完结。

:时间线纵贯朔茂自裁→700+&Boruto

:作者私设,无CP/简笔带过原着CP

:有些人还是死了,有些人苟延残喘。

:故事关於旗木父子、家的味道与记忆传承

--旗木朔茂--

厨房里那只老式的计时钟还在滴答走动,伴随而之的是齿轮与齿轮之间撕咬拉扯着时间的闷哼。醉意已然散去,徒留痛楚和棱角分明的自信刻在旗木朔茂浮肿低垂的眼底。

坚毅的眼神於朔茂清点完身上的封印卷轴时一闪而逝,他沉默、肃然,一丝不苟地将脑後那束银发用小刀割下,放置於面前摺叠後不占多少空间的焰纹肩褂左方,抬起头时灰败的表情完全切合上级指示丧家犬的形象──眉头紧锁;灵魂沉郁、忧怖、愁苦不足为惧。

白牙被妥贴放置於刀架之上,从这个角度抬眼直望过去,短刀彷佛被王座环起,刀架则是女王安稳的乐土、城堡与避风港,那样安稳且温暖的让人热泪盈眶。

看着她纤细脆弱、锋锐泛着银光的刀刃,朔茂也会想起那些被刀尖舔吻而後抹煞,盛满猩红黏稠的花骨朵。艳丽盛开的那刹荼蘼旋即摔跌至一抔黄土之中。这通常还要搭配俐落流畅的踢击,左手五指撑地之後借力带起腰肢和微曲的膝,瞬间经查克拉强化过的一记重击会导致闷哼响起、肋骨破裂、腹腔凹陷且伴随血沫溢出唇腔,痛楚会尽责加速、催化倒楣忍者生消逝的生机。

他最为擅长这种尺度把握精准的重伤。

让伤者吊着半口气套出情报,而後又一次摊在阳光之下,记载於文件之上的优雅。

最当初那些来不及闪避的血污可都会溅涌到他墨绿色的马甲,难清至极的污渍可是让他被老婆唠叨了很久很久……他都快忘了有人预先煮好饭菜等待自己是个什麽样的场景与感受。

朔茂把缠绕在双手的查克拉绷带解下,该做的不该做的他全都给一刀捅了,如今也不差这一点小小反常。

对於他「会」做到木叶白牙被要挟的一切,朔茂还是俯首接受了裁决。

厨房冰箱里塞着清晨他去早市买的鲭鱼、生鲜蔬果、火锅料以及海带芽,甚至还有螃蟹、龙虾和大骨。鱼贩很遗憾的告知鲑鱼今天缺货。秋刀鱼又不够新鲜。肉质不佳的杂鱼入不了眼。

旗木朔茂几度摩挲那柄短刀。铁之国铸造的刀柄结合云隐出产的轻质刀脊骨,合适衬手的重量多次和他一同出生入死,杀进杀出,可惜的是这把刀他带不走。朔茂垂下肩头。

卡卡西必然会喜欢这个礼物。

作为在卡卡西尚未展开的人生中时常缺席、迟到很久,他升上中忍时少送的贺礼──刀谭上头可是乘载着由木叶白牙开始带起旗木家的荣耀,横竖交错的线条和框起的责任。

虽然对现在的卡卡西来说名气分量太沉。

老实说并不是他等不了──可不这麽做的话上头不会放过卡卡西。

他还那麽小。不够优柔寡断、杀伐果决,羽翼尚未丰满,不会飞。或是展翅之时翅膀会被斩断。被豢养。被那些死老头指使去做些狗屁倒灶的鸟事。学不会反激将法、拒绝和磨钝自己的锐气;不知道家传刀谱、扫帚和那些生活所需的工具摆在哪里。最糟糕的是小混蛋甚至至今也还不知道什麽叫服.从.上.级.指.令。

去你的上级指令。

而旗木卡卡西会在下午四时放学。带一份满分的考卷回家,希冀获得称赞,渴望被人认同。我会拍拍他头顶上的发璇,帮他理好绑腿和该梳理的一切,但不希望他对於成为职业忍者有什麽不切实际的憧憬,天知道那孩子到底会下厨做菜炖肉杀鱼了没。况且我对於文字章规可不怎麽上心。也有可能他带回家的是需要家长签字的什麽同意书、成绩单,一切可以让我知道这小崽子优秀表现的证明。

我当然明白他足够优秀,也有炫耀任性的资本,这点毋庸置疑。

出校门时卡卡西会被同侪宇智波带土缠住至少一个小时直到别扭的游戏破局或。或……?应该只会有更多的口角争执、肢体冲突,还有更多的野原琳夹在中间左右焦虑担忧为难。

这小崽子连别扭起来都如同当年的我和我老婆一般,十成十的固执、寸步不让,待人接物的能力……我只希望他的好同伴成长之时能好好用铁与血的教训让卡卡西吃鳖一次。一次就好。

朋友给的教训是一辈子忘不了甩不掉的。更尤甚者会和我一个样……

──五个小时後卡卡西便会从忍校下课。

难得没有依言在校门口或是河边的小公园准时(或小小迟到一时半刻)领走卡卡西。他知道我生平最痛恨背弃诺言。综合近日村子鹊起四散的谣言和基於挑起冷战开端的歉疚,他会以什麽样的心情回家?

左等右等找不到老爸,绕了一圈拉开卧室房门便会看到他亲爹被什麽人後制加工、僵直冰冷而毫无生机的遗体。这麽一想还真是够心酸……我很想亲口告诉他旗木朔茂不会是这种懦夫。旗木朔茂的爹娘不是,朔茂夫妇不是,我儿子更不该会是被无关路人唾弃的落水狗。

如果我下手可以再狠绝一些,如果自己当初就因为执行任务命丧黄泉,如果没有误判情势,如果我专精的不是一对一的刀术,如果我的查克拉再多上那麽一些──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世界上根本没那麽多早知道。

老爹一旦知道我是这样的死法,说不定还会讲出什麽伤人的混话:像是早知道生你不如生鸡蛋之类的……接着会是母亲愤怒的一记砂锅砸头佐右钩拳:不要给我乱说话带坏朔茂!

思路跑偏十万八千里远之後又拉回正轨的旗木朔茂不禁微笑起来,生死之间泾渭分明的界线在他轻扬起的嘴角、温和的笑意里也因此云淡风轻,模糊了光影交界。

厨房里的计时钟仍然还在尽责滴答走动,朔茂住在自己家这麽多年第一次觉得那白噪音是如此恼人。屋梁上数道气息由於突如其来的狠戾瞪视显得有些不稳,气息暴露却早已让一派人马失去先机。

这屋子里可真杀机四伏,鸽派鹰派暗部根忍……此等高规格待遇怕是一生难见几回。

杀人者人恒杀之。

缓缓呼出一口气,旗木朔茂随後反手把查克拉附加在忍者所配给的不锈钢短刀後捅穿马甲、深色织物和格纹状充满弹性的统一装束,刀尖进入自己体内同时来自屋脊凝视和窸窣声无一不困扰着木叶白牙。

旗木家为数不多的优点还真有个耳聪目明、嗅觉灵敏的毛病。

生来便是给人当打手的命。

「你们啊,吃像真是野蛮至极。」来者的目光里满是贪婪、粗鄙、任性不知礼仪,说不出的讽刺道道戳刺在旗木朔茂挺直的脊椎。

刀刃所附着的查克拉逸散出莹莹白光,自身痛觉翻上数倍的加成让木叶白牙几欲落泪,咬牙切齿。一定是那些青葱时光恣意驰骋沙场加倍奉还的报应。只有观察到的眉头紧锁和冷汗涔涔可以体会他是以多大的意志力将创口由右至左,点滴横向拉长、一一切断自身平滑肌理。

下刀後延展的每一刻对於旗木朔茂都是煎熬。即使剧痛如此,他仍盯着摆放在墙面家徽之下那柄白牙,拚着一口气压制着暴起反杀的冲动。

来者当中只要有任何一位沉不住气。

今天这出戏就会被改写了吧。

可随着时间点滴流逝,骚动着的秃鹰却又选择安分潜伏,虎视眈眈。

朔茂只得兀自按耐怒火,再僵直着哆嗦的手指断续把刀向左挪移几分。空气里腥甜的气息、刀柄滑腻的触感让他顿了一会儿才间接理解时间拖的太久、真是够了──那群见缝插针、唯利是图的混帐老头。歹戏拖棚,剧本烂得他不得不持续眨眼,央求幻术或着来人一刀断了自己渴望解脱的微光。

卡卡西……他会怎麽看待这整起事件?他会用什麽样的目光看我?一定是往死里钻牛角尖出不来象牙塔,这之後又要特别登门拜访水门和玖辛奈了……哈。

旗木朔茂的屈辱、愤恨、怒火和不甘都成为颓然,带着逐渐凉透的腥气烧灼进自己审慎扫净、不留纤尘,和妻子一同决定购置草绿横纹的榻榻米里头。当初没想清楚。这种榻榻米吸收液体的速度很快,卡卡西回家的时候甚至不会看见血泊──血液在數小時之後早已渗进纤维里头转为洗不清的深褐。

眩晕、失血和因持续紧咬剧痛而麻木的钝感终於和着腥咸潮湿的气息扑天盖地扯着他弯下挺直的背脊,痛觉凌虐践踏、间或啮咬着旗木朔茂因抽痛过载的神经。耳旁的轰鸣声不断加剧。

并没有什麽正义之士或警卫队及时赶到现场解救无辜人民,这是现实。

我......可以倒下了麽。

断片的时候毫无任何特别之处。朔茂确定自己是跪姿前倾倒下,双腿并拢没有失仪。身後其他的那些事都见鬼去吧。死不瞑目必然会吓到特指卡卡西的小孩子。他便叹息着呼出最後一口气,轻阖双眼。

真的有跑马灯这种东西吗?旗木朔茂倒下身躯刹那停滞的僵持局势便飞速倒向一侧。

隐约之中旗木朔茂听见某处某东西在瞬间发出清越的争鸣。

几乎可以肯定是他时刻拂拭晶亮、刃尖朝上放在刀架的那把短刀白牙。

是难能一见的鸣刀认主呢。

抱歉啦。

卡卡西。

弥留之际的跑马灯我什麽也没看见,没有三途川和那些传说中遍地花开的美景,眼前徒留一片寂然;而我甚至也没能看着你长大。

白牙线END

///

给朔茂大大打CALL

敬旗木朔茂是条汉子

(鸩酒先乾为敬

野望:让旗木朔茂退订便当,然而转眼自己又把他写……死了(登愣──

朔茂什麽话也没说,面色一凛直接行动表示:关门放狗

来自旗木朔茂的诅咒 (1/1)

来自旗木朔茂未出口的遗言 (1/1)

卡卡西:原来你是这样的老爹……

基於兴趣挖坑

不用爱发电的话

就没人写关於朔茂爸爸的故事了……(

就我话多。

自己随手一句:逐渐凉透的腥气烧灼进被朔茂自己审慎扫净、不留纤尘的榻榻米里。

可以暴冲3500+

下个单元剧:

三忍视角或卡卡西POV

波风水门或七班POV

任重道远(

评论

热度(12)